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不能爱你到永远 > 第一卷 >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日期:2019-12-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今天是三四节课,下了早自习,我来到办公室准备看看新闻,一看电脑前有人,就坐在椅子上找点事干,一会儿,上课铃响起,好几个老师去上课去了,除了梅紫还在,她和我是同年毕业从另一个省来到这所省重点高中的,同一个年级两届了,只是还没有合作过,这届我上三四班的英语,她上七八班的语文,上届也是挨着的两个班,所以一直在同一个办公室,人比较好相处。

   我一边往电脑前走,一边说:“梅子要用电脑吗,不赶快的话,我占了就不会让了。”

    “你用吧,我对电脑没有你们那么热爱。”

   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们办公室只有他一个女的,平时基本就是男老师占着,特别是有NBA球赛的时候,一下课就围在电脑前看的热火朝天。她还救过我们一次,我们办公室在顶楼,领导很少来,可是有一次她从外边进来说,“别看了,刘头来了。”几个人迅速作鸟兽散,留一个人在电脑前装模作样,还好,免了一顿剋。

   我在网上到处逛。

   “肖遥”她在叫我。

   “说”我头也没回。

    “我想---我想---”她吞吞吐吐,这不是她的风格啊,她虽然性格温和,但比较直爽,我转过头看她,她的脸通红,奇怪了,难道我们呆在一个办公室就有这么激动吗?每周三基本都是这样啊,没有早自习上三四节课的老师还没有来,有早自习上三四节课的老师就我们俩,以前也是这样啊,今天她是怎么啦?

    “你感冒了?脸好红。”

    “不是,”她看了看门口“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说”,我又把视线调回显示屏,我不能再看着她,我发现她原本白皙的脸红了以后艳若桃花。

     我继续说:“为朋友两肋插刀是我的强项,你虽然不是我朋友,但是也做了六年同事,还做了六年室友,缘分也不浅,再说了,你不会要我去插刀吧。”我自己笑了,可是她没有笑,看来我说的这个不好笑。

      她走到门口去看了看,又回来坐在椅子上,说:“这个忙很特殊,我想了好久了,有点难以启齿---”

     “难以启齿”我想,这个年头,只有借钱难以启齿,她如果要借的话,我就给她借,就凭她开口,就凭她刚才艳若桃花,我有两万块私房钱,如果她要借的超过了这个数,我也只能给她这么多了。我不可能向老婆说,我们办公室有个女老师要借钱,我们给她借几万吧,我找抽啊我,现如今的女人个个是醋坛子,个个是河东吼狮,我的老婆还算有修养的,可是我还是算了。

     如果是相同关系的男同事开口我会给他借吗?恐怕我会犹豫,看来我也是个好色之徒,不过天地良心,我绝对没有要占她便宜的想法,本来嘛,作为男人应该怜香惜玉。想到这儿,我说:“没有关系,只要我有。”

     “你有?什么你有?”她很吃惊的样子,难道不是要借钱?那还有什么难以启齿?

     “说吧,只要我帮得上。”

     “要帮肯定是帮得上的,不过不管你帮不帮,请你一定保密,不管是谁,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情况你都不能告诉别人。”

      我看着她,这时候她脸不再红了,但是异常严肃,我也严肃起来,看着她,等待下文。

     “你能做到吗?要让它烂在肚子里,一直到你离开这个世界。”

     “有那么严重吗?”

     “有”

     “可以告诉我什么忙吗?”

     “你先要答应,”她想了想,“应该对你没有损害的。”她补充到。

      我刚才确实想到她万一要我去干违法的事,去杀人放火我答应了怎么办?“好,我答应你,绝对不让第三个人知道,一直到我死,那,我临死之前可以说吗?”

      “到时候看情况,要征得我的同意。”

      “好,我答应”

      “你要起誓,当然,你现在还可以反悔。”

      对我又没有损害,又那样神秘,太有意思了,现在叫我不答应都不行了。

     “我发誓:如果我不经梅子的同意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我不得好死。”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事,真冤枉。

     “对不起,要你发这样的毒誓,我也是迫不得已。”

     “现在你可以说了。”

她第二次走到门口看了看,然后把门关上,想了想,觉得不妥,又把门打开。

 “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

     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我瞪着眼,张着嘴,看她,她把头扭向了窗外,后脑勺对着我,我只看见她的耳朵、脖颈通红。

     “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这样开玩笑的吗?我是认真的。”她还是没有回头,“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有说,你要遵守诺言。”

      我想说点什么,可是我大脑一片混乱,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要出去一下。”她低着头,匆匆走出办公室,我一个人傻子一样呆在办公室。

     她今年应该二十八九了吧,一直没有孩子,是啊,她一直没有孩子,我们是同一年结婚,我的女儿快两岁了,难道是她不生?也可能是她的丈夫不生。她很喜欢孩子,上次我的女儿到办公室来,她和她玩了一节课,不住地夸我女儿漂亮,说实话,我的女儿实在是漂亮,可以说人见人爱。

      物理老师阳帆的儿子常到办公室来,她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只要她没有课,就像妈妈一样带他们。当时我还说,这么喜欢孩子,早点生一个啊,自己的孩子更可爱。她当时好像笑了笑。我还以为是他们暂时不想要,我们要不是双方老人着急,我们也是打算三十岁再要的。

      肯定是她老公不生,她找我来帮她---生孩子。我的天,这可怎么办?这样的事我头一回遇到,我还不能找人商量,急死了我。不过,那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一想起要帮她生孩子就必须得和她那个,我突然激动起来,我想,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激动的,我心跳加速。

      我刚才为什么不马上答应她呢?万一她反悔了我得撞墙去,再说我不答应多伤别人自尊啊。可是答应她我就得,而且可能还不止一次,这样有点对不起我老婆,我可是很喜欢我的老婆的,她是一个好老婆。但是一个男人一生之中有那么一两次出轨也是可以原谅的嘛,我就把这个机会给梅子了,毕竟也是帮她的忙嘛,两全其美的事,她怎么还不进来呢,我要告诉她,我答应了。

      第一节课马上要下了,她还不回来,我得告诉她我愿意,待会儿来人了可不方便说了,对了,给她打电话,可是我听见铃声响起来,在她办公桌上的包里,我放下电话,怎么办呢?我想快点告诉她,她到哪儿去了呢?

      一直到第三节课要上了,她才进办公室,她低着头,往自己办公桌走,我假装随意的问:“梅子你上哪儿去了,刚才苏馨来找你,等了你好久,打你的电话,你又没有带。”

     “噢,我到教师阅览室看书去了。”她是躲我,或者给我一个时间思考。

      她打开手机,看了号码,看了我一眼,“谢谢你,我会打给她。”

      打给她,这个“她”应该是我,苏馨是她的好朋友,号码她应该是熟悉的。她上课去了, 我也得好好调整一下,好去上课,下午再胡思乱想吧。

     下午和晚上没有课,我没有见到她,我一直看电话,她没有打来。我也不能打给她。

     明天我想找个时间告诉她,我愿意,我非常愿意。

第二天一直没有机会,梅子神态自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还和她说过几句不咸不淡的话,我也像什么事都没有,都是做演员的料啊。可一直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我担心她改了主意,晚上我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了,要是她突然变卦,我找谁去呀,不行,我得赶紧了,可是我又不能给她打电话,我还不能表现出我很着急的样子,那样她会认为我是个色狼,我是色狼吗?我不知道,反正我现在很想这个事。

一直没有机会,急死了我,办公室怎么老是有人,以前没有这么注意,现在才发现,方便说话的机会真不多,梅子选择星期三说肯定是准备了好久。

 又是一个星期三,铃响过后,又剩下我们两个,我们都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埋头做事,我哪里是在做事,早自习我就已经魂不守舍了,她不说的话我得主动。

“梅子,我---”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不过我忘了我说过什么了。”她还对我笑了笑,这个没良心的,她在我心里激起千层浪花,居然想轻轻就把它抹平,坚决不答应。

“可是我没有忘,而且我愿意帮这个忙,很愿意。”我咬牙切齿的说。

“你不担心别的事情吗?---你可不可以站到门口去说?”

 好办法,我靠在门框上,万一有人来了我就和她扯些闲话。

“这件事实在荒唐,可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第一年是我们不想要,后来想要了一直没有,有一次我和他都去做了检查,我猜可能是他的问题,所以我提前了一天去拿结果,医生告诉我是我老公的原因,无精子症,建议我考虑人工授精。”

“我老公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如果我告诉他他不能生育,那对他太残酷了,所以我好话说尽,并且一直说我这个善意的谎言是因为考虑到我老公血压高,不能刺激他,最后医生答应了我的请求,在检查结果上填写了正常。我给他说了好多结婚多年生孩子的事情,他也清楚这种事情很多,所以反到安慰我说晚点有孩子更好,可以多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其实我知道他很喜欢孩子。”

   “然后我偷偷去打听人工授精的事情,可是要几万块钱不说,想瞒着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并且还不能保证成功,而且孩子的爸爸我还不知道是谁,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渴望有一个孩子,你不明白这种渴望多么强烈,在街上我看见小孩就喜欢,就伤心,快成病了,可是我还不能让他看出来,我很痛苦。找你,我也想了几个月了,真是难以启齿啊,你一定不要勉强,还有,不能给双方家庭带来任何困扰。”

“怎么会勉强呢,我不觉得我吃了什么亏,放心,绝对不会影响到家庭的。”

“还有,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

“我发过誓,你忘了?我可不想不得好死。”

“那先谢谢你了。”

“别这么客气好不好。你不觉得我占便宜就行。”

 “可以问一个问题吗”我问。

“当然”

“为什么是我?你应该清楚,不管是谁都会感到非常荣幸。”

“你人品好,聪明,又热爱体育,长得也好。”我要晕了。

“又不是选老公,那么严格。”我强作镇静。

“这样孩子会很优秀的。”

我简直想拥抱她了,从来没有人用“优秀”来形容我。

第一节要下课了,得快点进入正题,“怎么安排呢?”我迫不及待。

“你下午一般都没事吧,我安排好了给你打电话。”

耶!我欣喜若狂。

“可不可以提前一天告诉我,我得有个思想准备。”我抓抓头,怪不好意思地说。我要准备什么呢?我也不清楚。

“我头一天打给你,如果有变化再通知你,你也一样,不方便随时告诉我。”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心花怒放。

有点像地下工作,我对这个工作充满了好奇与期待,老天千万不要有什么变化才好啊。

想到即将到来的幸福,我不知道用这个词是不是恰当,反正我精神状态特好,我红光满面,我踌躇满志,我笑靥如花。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那天晚上我特意下厨做了我老婆喜欢的红烧鱼,乐得老婆在我脸上亲了无数次,老婆,对不起,你老公要做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我会永远爱你,永远对你好,我会用多做家务来弥补我的过错。谁让你老公是热心人呢,眼见人家有难不挺身而出不是你老公我的风格。

吃了饭,我又主动洗碗,我一边洗碗一边唱歌:“幸福的花儿竞相开放,爱情的歌儿随风飘扬---”

“今天是个好日子,啦---”

原来我觉得这种歌特俗气,简直倒胃口,可是今天它们太能表达我的心情了。

“你心情很好嘛,又有学生给你写情书了?”

“没有,那是年轻时候的事,现在我有老婆,有女儿,哪个学生还那么傻。”

“也是,那是什么事那么高兴?”

“今天我在街上看见一大美女,她对着我笑,笑起来啊,满世界阳光灿烂---“

“就你,那美女八成是个疯子。”

“不是,她笑着对我说,大哥,买一瓶洗发水吧,哈哈哈。"

“那怎么没有买呢?”

 “因为还是没有我老婆的笑迷人,我老婆一笑啊,我直接就晕过去。”

“你就贫吧你,碗洗了不准上网,来陪我看韩剧。”

“老婆,你饶了我吧。”

“不行,不然后果自负。”

这是老婆的杀手锏,她说的后果自负就是要减少我的家庭作业,那可要了我的命。

“好咧,老婆大人,刀下留人,这就来。”

晚上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想象梅子不穿衣服是什么样子,梅子皮肤很白,比较丰满,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一定很诱人。我想起我小时候第一次看见生日蛋糕时流出的长处的口水,第一次吃蛋糕的感觉我终生难忘,现在梅子就是那一盒诱人的生日蛋糕,我悄悄咽了咽口水。

      我很难受,可是今天是星期三,不是老婆规定的开放日。我伸手去摸老婆的脸,老婆拿开我的手:“别闹,困死了。”

      老婆是医生,上班很累,所以每次都是我说好话才肯答应,有时甚至是我还没有结束她就睡着了,让我感觉特别失败,但是我不怨她。

      我不死心,伸过嘴去咬她的耳垂:“好老婆,我睡不着。”

    “明天好不好,我今天太累了,乖,啊。”

      我拉过她的手,放到我身上,“那你给我摸一下。”

      她胡乱地摸了一把,“好了,好了,睡觉了。”

      我想放弃,可是如果今天不做,我整晚都睡不着,继续纠缠她,老婆终于投降了:“真受不了你,来吧,要快啊。”

   “好,要快,不过老婆你肯配合的话会很快的。”

   “我懒得动。”

   “好,你不动,我自己来。”

 “这次还真快。”老婆满意地说。

     那天以后,我天天等,我手机24小时开机。虽然我知道电话肯定是下午才会打,因为语文、数学、英语下午没有课,打我全天开机我才放心,我怕万一那天下午忘了开机我就成了不守信用的小人了。

两周过去了,我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可是我期待的电话一直没有响起。看手机成了我的习惯动作了,我甚至每天都要确认我的手机是否坏掉,可是每天都有电话打来,也有打出去,手机没有坏,那个号码我已烂熟于心,但我不能打,这件事我不能主动,不能让她觉得我急着占她的便宜。

      她到底在等什么?我就这样悬着,每天幻想着她是身体,真的好着急。有时我向她投去探询的目光,她总是躲开我的视线,真是受不了。

又是一个星期三,我实在忍不住了,问她:“你到底在等什么?老实告诉你,我---我有点着急,不管你怎么想,我真的希望快一点。”

      她示意我像上次一样站在门口去,我端一杯茶,瞟了一眼走廊,靠在门框上:“你是改变注意了吗?可是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想和她,非常想。

     “你说这样真的可以吗?我有点害怕。”

     “原来你还在犹豫,我等得头发都要枯了。怎么不可以,我保证你会有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我现在不喝酒了,我骗他们说我胃出过血,其实我只是听说过胃出血,我也不吃辛辣的食物,怕对宝宝的皮肤不好,我也不熬夜了,我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只是希望能给你一个健康聪明又漂亮的宝宝,如果你对我的长相和智商还满意的话。”

    “真难为你了,没想到你这么细心,谢谢你。”

    “没什么,是我愿意的。”

    “可是我怕伤害你的妻子。”

    “不用担心,她不会知道,永远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可是我们知道好多人的秘密,然后鸡犬不宁,然后身败名裂,想想都令人害怕,我是咎由自取,对你太不公平,你不可能对别人说,我是好心帮助她,这是助人为乐嘛。”

“不是这样的,那些人都是太过分了,频繁地见面,时间一长肯定要出事,我们在一起一两次,然后我们都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保证没有事,然后仍然做我们的好同事,好室友。我有一个朋友和情人秘密来往了一年多都相安无事,他们越走越近,最后才被人知道了。”

 “我们可不是情人,也不能做情人。”

    “对,我们不能做情人,只要达到目的马上恢复原来的生活,凭我的身体,应该是很容易的。”

她低下头,脸红到耳根,白皙的脸顿时又如桃花一样艳丽。

    “你原来的勇气上哪儿去了?上次你说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

    “我还担心一个问题,”她抬起头来,“你究竟是不是心甘情愿的,如果是因为碍于面子不好推托才勉强答应的话我不愿意,那样很伤我自尊。”

     “我好像已经表示过很多次了,我心甘情愿,我非常乐意,我迫不及待,如果你现在反悔我会恨你,你拿一个大苹果送给我吃,那么香那么甜那么诱人的苹果,我正要吃的时候你又把它收回去了,就是这样的,我会恨你。”

     “那我最近几天给你电话。”

     “一定要提前一天哦。”我跳起来,用头球的姿势去碰门框,“嘭”,疼得我呲牙咧嘴。

  “小心一点,有那么激动吗?”

  “我只是想试试是不是做梦。”

  “头碰坏了,会有影响的。”

    “头碰坏了,你会怎么做,要换人吗?”

  “你说什么啊,那样的话我就追逐流行做丁克一族了。”

  “可千万别,我脑袋绝对好使,不信你出题给我做。”我急忙申辩“

    “我信,瞧你急的。”

    “还不是你给逼的。”

     有点像情人之间的对话了,我们都觉得不太自然,梅子又借故出去了。

下一周周一的下午,电话响起了,我一看号码,我的神呃,是梅子!

    “喂,你好。”我拼命忍住我的激动,但声音还是明显地发涩。

    “你不太舒服吗?声音有点嘶哑。”

    “没有,我很好,非常好,好极了,好得可以参加奥运会。”我怕他担心种子的品质。

“那---明天下午三点钟我在嘉欣宾馆等你,之前我再告诉你房间号码,你明天有空吧?”

 “有空,有空。”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一挂电话,我手舞足蹈,歌声嘹亮。

      我打开衣柜,把明天要穿的衣服检查一遍,其实早就准备好了,明天两点钟左右再洗头洗澡,吧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我像一个新郎一样兴奋地在屋里转圈。

     我到卫生间,在镜子前仔细地端详我自己: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皮肤有点黑,五官还算端正,脸部线条有点硬,我举起手,握紧拳头,显出肱二头肌,真的是像梅子说的“长得也挺好。”

    梅子真有眼力,这样的品种可以算优良了。可我老婆不买账,她说我是非洲人,晚上千万别出门,免得吓人,其实我只是有点黑,那有那么严重,我一直爱运动,太阳晒的多,怎么不黑,黑色健康嘛。我对自己笑了一下:明天好好表现,争取尽早让梅子做上幸福的妈妈。

     突然一种巨大的幸福击中了我:我还可以有一个孩子,上帝啊,我何德何能,你太偏爱我了,哇,我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老天还要赐给我一个健康聪明而且漂亮的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他一定是出色的,优秀的。

     我躺在床上,幸福得要晕过去,不止是梅子的身体让我期待,现在我更期待的是另一个有着我的血脉的孩子,我勾画着我的另一个孩子的样子,像我呢?还是像梅子呢?天哪,我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千万不能像我,绝对不能像我,老天啊,你帮人帮到底,孩子一定要像梅子啊。

有了这个顾虑,我高兴不起来了,把不把这个想法告诉梅子呢?不能,她一放弃,我不是空高兴一场吗?我幸福的鸟儿就会飞走,我一定要抓住它,不撒手,有那么多孩子都不像爸爸,我的女儿就不像我,像他妈妈小巧玲珑,温柔乖巧,我不会这么倒霉的,梅子的孩子也会像梅子,高高大大,白白净净。

安安心心地等明天吧,做个幸福的新郎,然后做个幸福的爸爸。

晚上,很晚入睡,梦一个接一个,都是关于梅子的,早晨睡得正沉却被闹钟闹醒,我用冷水洗把脸,振作精神,今天得做一个好士兵,打一场漂亮的仗。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仿佛看见幸福之鸟翅膀绚丽的色彩,听见幸福之鸟飞翔动人的声音了,我魂不守舍,我焦躁不安,我强作镇静。

    两点钟,闹钟响了,妻子该上班了。平时我也该上网了,可是今天我有一件重大的事情,只等老婆一出门我就进浴室收拾自己,电话突然响起,吓我一大跳,这个梅子脑子坏掉了,电话打到我家里来了,我扑过去准备接电话,可是老婆已经拿起在她身边的听筒:“啊,那我们马上过来,你们先打车到医院去。”

  “快,孩子发高烧,都说胡话了,我们马上到医院,等等,我给单位打个电话请个假,你去拿几百块钱,不要骑摩托了,我们打车去。”

    我来不及想什么,只能按照老婆的要求拿钱,然后和老婆一起往外跑,老婆一边跑一边打电话请假,我也该打个电话,可是我不能一边跑一边打,怎么办,万一等会儿梅子打过来我怎么说,坐上出租车,我汗都出来了,我女儿发高烧,怎么搞的,不知道是什么病,梅子那边怎么办,有了,我掏出电话:“阿黄,对不起,我今天不能来了,我女儿生病了。改天再约个时间---现在还不清楚,可能是感冒,谢谢关心,再见。”

     “约谁干嘛啊?”

    “阿黄约我今天下午在网上下象棋,说要决一胜负。”

      阿黄是我的同学,经常在网上和我下象棋,但是刚才这个电话的主人不姓黄,姓梅。

    我长出一口气,瘫在车上,看来老天是要靠有我的耐性啊。

到了医院,一边忙碌,一边听女儿的外公外婆絮絮叨叨地将女儿昨晚有点发热,给他吃了退烧药,今天早晨到中午一直好好的,可是睡午觉过后外婆发现她浑身发烫,这才忙给我们打电话。

在医院忙碌两个小时才算消停下来,老婆上班去了,岳父母回家给女儿熬粥去了,我守着女儿输液,看着她睡得那么香甜,我亲了亲她的脸蛋,小声说:你个小捣蛋,你这一生病不要紧,让那个阿姨晚做好多天妈妈。

我找一个角落,给梅子打过去:“我现在在医院,对不起,只好改日了。”

 “没有什么,孩子什么病?严重吗?”

  “扁桃体发炎,少已经退了,输三天液。”

 “你安心照顾孩子,我现在已经回家了。”

  “再见。”

 “再见。”

我长叹一声,怎么就那么巧呢,真是的。

第二天见到梅子,我满含歉意的看了她一眼,她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

焦急地捱过一周,梅子说:“我的事情比较少,时间你来定吧。”

 “啊,好。”我想了想,“下周的同一时间怎么样?我等你还是你等我呢?”

 “还是我等你把,我当天三点钟之前通知你具体房间。“说完她匆匆跑出办公室。

再一周周一晚上,我几乎一夜未眠,迷迷糊糊地捱到天亮,精神竟然还可以,中午再好好休息一下。

到了学校,见到梅子,她一脸焦急,悄悄冲我摆了摆手,我一脸茫然,她出去了,一会儿手机短信提示:对不起,我爸昨晚打电话说我妈要来我这儿,昨晚七点的火车,今天下午我得去接她,我怕昨晚你不方便接电话,就没有打给你,只有再找时间了。

我简直要疯掉了,为什么老是这样巧,也许是老天认为这件事太荒唐,不想让它发生吧,可是老天啊,这个世界上多少荒唐的事,多少罪恶的事你都眼睁睁地让它发生,为什么就不能满足一个女人做妈妈的愿望、满足一个男人帮一个女人实现心愿的愿望呢?

我像一只泄气的皮球跌回椅子上,我删掉信息,强迫自己打开书,努力地看,看不进去。

上课了,梅子拿了书去教室里,我也匆匆进了教室。这个时候我才觉得头好疼,昨夜没睡好的缘故,我强打精神进教室:“同学们好。”

下午,我没像往常一样两点多起床上网,我觉得好失落,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一直处于一种幸福与激动的状态中,盼望着一种未知,一种神秘的喜悦,可是这种喜悦总是离我一步之遥。它就在前面不远,我伸手去抓,它又向前了。

我在一片树林中走,林中鸟语花香,流水潺潺,真是一个好地方,我往前走,突然看见梅子在一棵树的旁边,我赶过去,她变成了我老婆,我四处看,梅子哪里去了?老婆拉着我的手:“快过来,那边有好多蘑菇。”我跟她向前走,我又看见梅子了,她身边有一个人,好像是他的丈夫,又好像不是,我跑过去拉住她问:“你刚才上哪儿去了?”她旁边的男人突然拿刀向我砍过来。

 “啊!”我吓得从床上坐起来,原来是个梦,我坐在床上,呆呆地,我想喝杯酒,可是想到梅子的孩子,还是忍了吧,在梅子怀孕之前我不能喝酒,要做就做最好,这是我的原则,做种子也要做一颗优良的种子。

梅子妈妈一来不知要多久,等吧,这样想着,我拿起一本书来看,心一静居然看进去了。

第二天梅子给我一个歉意的眼神,我像她上次一样微微一笑,轻轻摇摇头。

几天后,我问她:“你妈妈要来多久啊?”

“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啊!”

这个可恶的女人,假装不知道我想什么。“不是着急,完成任务后我就不必那么多忌讳了啊。”我反应够快的。

 “难为你了。”

 “你客气了。”又过了两周,我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不再像原来那样猴急了。只是偶尔躺在床上还是忍不住幻想梅子身体的样子。

    一天下午,我打开网络准备下载一个课件,电话响起,我打开电话放到耳边:“喂,你好,那位?”

“你现在有空吗?”是梅子的声音!

“有,有。”我忙不迭地说,生怕她改主意。

“那---就是今天吧,两次都泡汤了,所以我想就临时安排吧。”

“三十分钟左右我就到 ,现在是---两点二十,三点之前我一定到,不过,我到哪里呢?”

“到嘉云宾馆吧,我待会儿短信告诉你房间号。”

我扔下手机,关上电脑,冲进卫生间,把我自己从头到尾刷洗一遍。这样临时决定也好,不然我昨天又睡不好,今天,我精力充沛,我容光焕发,我神采飞扬。

穿好衣服看看镜子,风度翩翩啊,想起陆毅的一句台词,“在这样重要的场合总要把自己打扮成衣冠禽兽吧。”我觉着我自己待会儿要做的事有点像衣冠禽兽的行为,不过,管他呢,我这也算是见义勇为,这也需要勇气,不是吗?我对镜子捏一下拳头:“祝你凯旋。”

拿起手机:未读短信,打开:308房。我一看时间,两点五十不到,飞奔下楼,招手上车。

来到宾馆大堂,台前小姐在打瞌睡,我径直上楼来到308房门口,我深呼吸,按按砰砰跳的心,看看时间:两点五十八,举手敲门。

门悄然打开,我闪进去,反手关门,落锁,看起来我像一个经常搞这事的人,那是冤枉了,这些动作我早已想过无数遍,所以做得很熟练。

我转身,梅子已经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我走过去。

“你坐吧。”她小声说。

“好。”我坐在另一只沙发上,我手脚无措,偷看梅子,她的神态也不太自然。

“你喝水吗?”她问我。

“不喝,谢谢,我不渴。”

沉默。

她走过去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小。

“你家里没有问题把?”她问我。

“没有问题,孩子一直在外婆家里,周末接回来。”

“哦”

然后我们都看着电视,我看了半天,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我偷看表,三点半了,这样耗着可不是个事。

“我五点半得回家。”我说,我的意思是,得快点办事。

“我也是。”她说。

“我们---开始吧。”还是我开口。

“好。”她站起来,关掉电视,然后绕到床单另一侧,背对我坐着,开始脱衣服,脱到一半,她又穿上,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上,屋子里马上暗了下来。她还要玩点浪漫,我伸手打开灯。

“不要开灯。”

“---”窗外是长江,对面是远山,安全得很,外面根本不可能看见房间的情况,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她再坐回原处又脱衣服,暗暗的光线里我只看见一片洁白,她很快就钻进被子里,我在床的另一边也脱光了我自己,我小心地躺在她的旁边。

“把手机关掉吧。”

真的,我差点忘了。

网站地图 菲律宾娱乐 太阳城娱乐址 至尊国际娱乐
澳门真人赌场 太阳城申博娱乐sun 申博太阳城官网 皇家赌场登入
彩票平台江西11选5 福布斯娱乐的网址 bet365直营 钻石娱乐电玩城登入
莱州金碧辉煌娱乐 金国际娱乐 tt娱乐怎样 信誉好的娱乐
户送彩金的娱乐 娱乐论坛 滨海湾金沙娱乐 娱乐论坛
999sbsg.com 179SUN.COM 978cw.com 188TGP.COM 587sunbet.com
ib63.com XSB578.COM 173XTD.COM 255PT.COM 797psb.com
699XTD.COM 451xx.com 917psb.com 176sun.com 557XTD.COM
272SUN.COM 187PT.COM 585sunbet.com 3453111.COM 77sbsun.com